工程名称:2男子设圈套虚构亿元工程 骗走4人120万(图)

发布时间:2022-04-13 16:30:05 来源:lol比赛赌注平台

  以兴建12亿化工项目为幌子,租住办公楼、搞奠基仪式、办开业剪彩、聘请员工对外招投标,看似轰轰烈烈地干事业,实则设下圈套,空手套白狼,骗得受害人投资。

  近日,虚构注册资金达1.7亿元的襄阳进跃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因虚假工程而露出诈骗的真实嘴脸,这个所谓投资上亿的空壳公司,案发时实际账面现金仅有2000多元。襄州公安分局经严密侦查,一举抓获4名自任公司“高层”的犯罪嫌疑人,成功追缴诈骗款项120万元。

  张明家住高新区米庄镇某社区,因家中有台挖掘机,经常在附近承接一些填土石方的活儿。

  去年7月,张明经人介绍,得知余家湖保康工业园有一个土石方工程可做。为了挣钱,张明想方设法与工程承包商吴某取得了联系。

  今年52岁的吴某是福建人。吴某称,张明如果想承接此工程,需预交20万元的质保金。

  感觉有利可图,张明又找了3名朋友作投资人,每人投入5万元,准备合伙大干一场。

  不想,几天后,吴某找到他们称,要做工程得先垫资200万,自己已向项目部交了100万,还差100万的缺口,张明等人必须在3天内交齐,否则,这个工程就都做不成了。

  怕张明等人起疑,吴某除了带他们到项目部办公室考察公司情况、项目规划图外,还拿出与项目部签订的协议,并带他们现场查看了工程的取土位置、垫土位置。看到工业园区的规模后,张明估算:按照工程造价初略估算,如果他们再投100万,工程完工即可赚到200万元。

  为了赚钱,张明等人东拼西凑了100万元交给吴某。吴某宽心道,半个月后就可开工。

  然而,半个月后,吴某称,因项目部几百万的青苗费赔偿问题正处于协商阶段,需要再等等。

  随后,吴某一拖再拖,找出各种理由搪塞。直到2015年11月12日,张明获得消息,项目部所在公司的总经理黄某和助理毛某已携款逃跑。

  接到报警的次日,襄州警方迅速找到位于襄城区欧庙镇枣林村的公司总部。民警发现,公司办公楼下,几名男子正在将物资装车,准备撤离。

  人员急匆匆要撤离,肯定有情况。民警随即将公司法人代表韩某、项目部负责人湛某和承包商吴某带回,询问情况。

  接下来的调查结果,让人大跌眼镜。民警与保康工业园取得联系后,园方给出的答复是:园方的审批项目中,并无该公司的化工厂项目资料。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石油化工项目是虚构的。

  民警通过警综平台查询发现,身任该公司法人代表的韩某,2011年曾因犯诈骗罪入狱3年。

  随后,民警对该公司的施工红线图、出具的银行流水和对账单进行了查证,发现所谓注资1.7亿元、余额剩余1.1亿元的化工公司,账面冻结余额只有2000余元。经专业机构鉴定,银行流水和对账单均系伪造,连施工红线图也是假的。

  此外,为证清白,韩某还向民警出具了一张该公司向市国土资源局交付的4000万元土地出让款的流水清单,来证明公司取得土地的资质。鉴定结果证实,该出让款的银行流水也系伪造。

  警方顺藤摸瓜,查实韩某等人利用注册的空壳公司,虚报子虚乌有的在建化工项目,在未办任何手续、未有任何工地的情况下,企图诈骗他人工程投资款。

  1月24日,襄州警方前往湖南常德,将潜逃回老家的另一名项目部负责人张某抓获。看到民警,张某低下了头,嘴里嘟哝着:“该来的躲不掉!自己埋下的罪总是要还的!”张某称,自己潜逃后不敢回家,在小旅馆里东躲西藏,没想到还是栽了!

  据张某交代,案发前,他们正将下一个行骗战场向宜城市某工业园转,同样是建化工厂。

  目前,除犯罪嫌疑人黄某和毛某在逃,张某被警方刑拘外,韩某、湛某、吴某3名犯罪嫌疑人均被襄州检方以诈骗罪批准逮捕。

  有办公楼、有员工、有施工红线图,看似一个正规的公司,却处处以假乱真,上演着惊天骗局。昨日,办案民警告诉楚天快报记者,骗子正是抓住了受害者想投资赚钱的心理,编织了一个虚无飘渺的白日梦。

  民警介绍,韩某今年58岁,樊城区人,只有初中文化程度,曾是一名下岗工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出口成亿。据他讲,他手中拿到一个石化项目的专利,需要12亿的运作资金。但因手头没钱,项目迟迟不能上马。2014年,他经人介绍与湖南人黄某相识,黄某答应为其提供赞助1000万,为此,他们成立了襄阳进跃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双方商定,黄某任公司总经理,占股60%,韩某任法人代表,占股40%,由黄某进行项目工程实施。

  讯问时,韩某还称,上海某神秘投资方已向其账户存入3.7亿元的运作资金,并签订了项目实施协议。

  民警发现,韩某出具的协议上的日期,2011年用笔改为2014年,改动痕迹明显。“2011年韩某还在监狱里服刑,怎么可能签协议;而用笔改成的2014年,又明显不合协议要求。因此,这份协议是假的!”民警称,韩某说线万与人合作而只占小半股份呢?对此,韩某哑口无言。

  而作为公司总经理的黄某,与韩某签完协议后的4个多月,不仅未投入一分钱,还将其心腹湛某通过项目招商骗来的钱卷款逃匿。黄某口中所谓的化工厂区项目,只是他随意找的一块地。而临时的公司办公楼,也是从村委会手中临时租用的。

  受害人张明称,其间他们也多次起疑,但看到公司又是奠基,又是剪彩,还有10多名员工上班,并且有项目规划图、9间办公室、公章文书齐全,没想到这些都是骗子精心策划设计的圈套。

  当张明看到黄某圈定的工厂地址仍有人在种地时,黄某、吴某等人均以青苗费赔偿问题而搪塞。其实,这些土地的所有权从未有过变更。

  吴某称,为了能从项目部承接工程,他先后向项目部的负责人湛某和张某“打点”,还花了50万(警方正在调查中)。当项目部让他找人接活时,他明知这是个骗局,但为了捞回自己投进去的50万,还是执意找了一个投资人。然而,该投资人发现这个公司办厂所需的环保、消防、安检什么手续都没有,属于空壳时毅然放弃。随后,不甘心的吴某又辗转找到受害人张明等4人,最终骗得投资款120万元。

  吴某称,这120万他最后全部打进了公司和项目部两位负责人的账户里,自己做了“冤大头”。

  令人欣慰的是,因追赃及时,张明等4名村民被骗的120万元被警方及时追回。昨日,4名村民带着锦旗来到襄州公安分局表示感谢。“这些都是我们积攒半辈子的血汗钱,要是打了水漂,我们下半辈子都不知道咋过了!”受害人杨永辉称,骗子们演得太像了,当初只看到了表象,被利益蒙蔽了双眼,要不是民警及时出手,骗子们仍逍遥法外,坑人害人!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骗子已相继落入法网,却仍有投资人相信此化工项目存在,憧憬着有一天能够将构筑的“蓝图”实现。据项目部负责人、犯罪嫌疑人湛某称,土石方工程只是化工厂冰山一角。湖南人熊某投入47万承接了化工厂的“污水处理工程”;福建人林某投资100万承接了“厂房钢构工程”;还有沈某承接了化工厂的“消防水池”开挖工程……

  办案民警称,初步统计,涉案款项已达到400多万。不解的是,他们中有人明知韩某等人因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抓获,仍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不来报案,而是选择静观其变。“看来,这个饼画得太吸引人了,画得太像,也迷惑了投资商。”民警的话,颇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