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名称:87岁退伍老兵守护秘密国防工程40年 转交军方

发布时间:2022-06-03 06:27:46 来源:lol比赛赌注平台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入滇桂黔边纵游击团,任警卫员。1950年贵州解放后,游击团移交军分区管理。1951年,何文勋在军分区干训班组织剿灭土匪的战斗中立下了战功。退伍后,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参加支边工作队,从家乡盘县来到册亨县支边。

  1973年1月1日,《人民日报》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指示,全国各地由此广泛开展了建设防空设施的活动。1975年的一天,册亨县人武部时任部长、政委找到在县基建办负责民兵和武装工作的何文勋,交给他一个重要任务——修建一座防空洞,作为全县的防空指挥部。

  人武部领导要求,设计和施工全部由何文勋负责,不能有图纸,更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施工情况……受领任务后,何文勋带着100多人的施工队伍不分昼夜连轴转,奋战4个月,终于将“防空指挥部”修好。

  一边讲述,何文勋一边提笔在纸上画着防空洞的位置、结构,标注内部设置的发电房、弹药库、机要室等,并详细记下墙和门的尺寸、每个房间能容下多少人等信息。虽然过去40年,老人依然清晰记得工程的种种细节,一一说出、写下,生怕有所遗漏。

  工程完工交接后,县人防办安排了一名同志负责管理、维护。1976年初,该同志调走。人武部和人防办领导考虑何文勋的家就在防空洞附近,防空洞又是他建的,熟悉情况,便安排何文勋接替管护防空洞的任务,并且反复叮嘱:“这项工程是党的秘密,你要用生命来守护……”

  “保证完成任务!”何文勋一诺千金,经常在工作之余进入防空洞,叩石垦壤,洒扫除草,让防空洞始终面貌如新。

  退休后,因为没有接到党组织新的指示,何文勋依然看护着防空洞,一守便是40年。40年间,日渐老去的何文勋拒绝了儿女接他去住新房、享清福的请求,始终住在防空洞附近的简陋老屋里,日夜守护着党的秘密。

  由于历经“文革”后期的混乱,以及其后数十年的世事变换、人事更迭,防空洞的相关档案、资料相继散失,相关部门早已无人知晓有这么一个工程存在。“防空指挥部”成了何文勋一个人的秘密,而他却始终把党交给的任务铭记在心。

  “年纪大了,身体也越来越差,真怕哪天突然不行了,这个秘密就要跟着我进坟墓咯!”2015年,已经86岁的何文勋感到身体日渐衰弱,思来想去,于是专程来到当初赋予自己任务的人武部,准备向党组织做个交接……

  送走老人,册亨县人武部立即派人到县档案局查询资料、核实情况。遍查当年档案,他们最终发现在册亨县革委会办公室(1975)14号文件中,有县财政局自筹资金拨给县战备办公室人民币伍仟元用于修建防空洞的记录,从侧面印证了老人所说属实。

  随后,人武部迅速向册亨县人防办、安监局、国土局、审计局等单位通报了情况,组织相关工作人员随何文勋一同到防空洞进行了实地察看。“如果不是老人带路,我们走到近前都不知道这是一座防空设施。可见其保密之好!”人武部任政委说。

  2015年3月25日,在最终确认这是一座历经40年仍然堪用的防空洞后,册亨县人防办正式从何文勋手中接收了这座防空洞。

  何文勋老人为完成守护秘密的任务,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不是为了利益——他没有因此拿过党和国家一分钱。

  老人说,他之所以这么执着,全因“这是党交给的任务,要兑现对党的忠诚”。他的坚守告诉我们,真正的忠诚是时刻将对党的绝对忠诚灌注到血脉里,使之成为一种自觉、一种行动,而非口号。

  40年时移世易,中国遭遇了不折不扣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中转变最深刻的也许要数人心。何文勋老人之所以让人唏嘘,在于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那种一诺千金的忠诚。不管时代风云如何变幻,他信守承诺,也坚守着可能被人遗忘的价值,这种坚持无疑是社会珍稀的品格,是一名党员最可贵的品质。

  防空洞移交给国家了,很可能用不上,用上了使用者也有限。但何文勋老人赋予其中的精神,影响的一定不只是使用它的人。他的坚持和忠诚,已经远远超过了任务本身。对此我们不能感而不动,关键是要学习,要将这份坚持和忠诚落实到强军兴军的伟大实践中。

  1975年,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党员干部何文勋奉命修建一项秘密国防工程。3年后,党组织又赋予他守护这一秘密的任务。面对重托,何文勋后半辈子一直坚守着一份承诺。

  2016年10月14日,贵州省政府举行“十大道德模范”评选表彰活动。在当选的十位模范中,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格外引人瞩目。他,就是此次被评为“诚实守信模范”的贵州省册亨县退伍老兵何文勋。

  “同志,请带我去领导办公室,我要向他们汇报一个情况,事关党的机密……”2015年3月18日上午,何文勋拄着拐棍,来到贵州省册亨县人武部,一进大门就急着要见人武部领导。

  “首长,我来交接党给的任务……”仔细问明任政委和王科长的职务、姓名,何文勋严肃地向任政委报告。接着,他拿出纸、笔,详细讲起了40年前的往事……

  何文勋1929年出生,1948年加